我看见你在苟延残喘
如同深秋溺水的狗
所有的浮木与你背道而行
寒气刺骨,冰冷灼热
吞噬血骨与心脏
溅起的水花泛着诡异的亮光
破碎的形状勾勒出一幕荒诞无稽

你下贱而崇高
在一样的尘世,在不一样的虚空
怪罪生而为人,怪罪沉默是金
怪罪长久的凝视带来遥远而刻骨的疼痛
而,没有什么能杀死沉默与疼痛
因懦弱,因对生的卑微与对死的战栗


自黑白中踉跄走出,冰冷疏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