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黑白中踉跄走出,冰冷疏离

    • 2018年1月2日17:17

      灯剥夺了月亮的光 路面倒映风尘 写作的人拜倒在烟雾萦绕 指望文字的灵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21日15:15

      这情的蓝天下,全是你的脚步,
      分花约柳,浩瀚无垠之中。
      这心的幽谷间,全是你的影子,
      幽幽倩影,万花丛林之间。
      这爱的溪流里,全是你的眼睛,
      墨瞳幽幽,飘飘飞鱼之上。
      你是不可磨灭的痕迹,刻在,镶在,嵌在,
      我的灵魂之中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5日21:21

      听啊,我的心脏

      埋在你来时的路上

      你一迈步,我的心就活了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5日20:20

      我想,一生只做

      一只单纯的钟摆。

      每天窝在你的心里,

      从左边,荡到右边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5日20:20

      我知道终有一天,

      你会变老,而我也一样。

      只是我多期盼,到那天啊,

      我们头顶,还开着年轻时的槐花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4日22:22

      鱼儿把眼眸投射在发光的湖面上,
      渡船终日无声的飘荡,
      升起的炊烟,
      远去的牛铃,
      我想送你这静美时光,连同今夜这澄澈的月亮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4日22:22

      你应是我灵魂抽象的那一部分
      在我从漫长的混沌中苏醒的时候
      你从我的想象里诞生
      又恰好从我的心脏上走过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4日14:14

      闭上眼睛行走,听从脚的安排
      习惯总会吞噬叛逆,留下四角的天空
      二十三层,十号楼
      文字被埋进土壤,却生根发芽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3日23:23

      永恒的除了时间。
      应该还有我们。
      三百六十五个夜晚与白天的潮起潮落,
      朝阳似火,
      晚霞又何曾缺席过我们的初识离散。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2日11:11

      夜晚的心像一条街
      想一件事
      就亮一盏灯
      想多了
      就灯火通明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• 2017年10月12日11:11

      你在梦里
      从眼睛里倾泻到土地
      给我一只船
      让远山飘向大海


      —夜与凡
    正在获取,请稍候...
    00:00/00:00